欢迎书友访问新卡夜阁

新卡夜阁

新卡夜阁 > 玄幻小说 > 道姑翾楚 >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:徒儿乖

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:徒儿乖

作品:道姑翾楚  |  分类:玄幻小说  |  作者:大唐长公主

    吕洞宾说“哦,那是师父自作多情了!……”

    翾楚说“萧天枢,你闭嘴……”几乎使出来了所有的力气,喊着要萧天枢闭嘴。

    这家伙,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可真是让人讨厌他怎么这么讨人厌呢!没看见自己都哭鼻子了嘛,他怎么还能说得出来呢?就是想要把自己逼的是着急死吗?这种事情根本就解释不清楚,这家伙就像个搅屎棍子一样,非要搅的大家鸡犬不宁,臭味冲天吗?

    萧天枢心想,吕洞宾这话,怎么听都是一副有点失落落寞的感觉呢?难道他真的,是喜欢翾楚的,只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份,或者是碍于天狼星君的威胁,不敢亲口承认,只是这样。对啊,自己想的是对的,刚才明明翾楚说的是为了她的同学,如果所以才说师父是她的,怎么吕洞宾,却,也和自己一样,偏偏要说翾楚喜欢他呢,而且还要倚老卖老的说师傅这种叫老头子,怎么会得到徒弟的喜欢,这分明是一种试探,变相的试探呀,就像是和自己这种试探是一样的,但是效果和首要的答案角度不一样,我们两个人想要的答案其实是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天呐,这个发现简直太不得了了,吕洞宾居然也是喜欢翾楚的,那他怎么能隐藏的这样好呢!这一直以来大家都把他尊敬为师长,可是他居然打了翾楚的主意,这可倒好啊。

    萧天枢,只顾着自己心里分析翾楚,和吕洞宾的心里却忘了相处,已经深思一下的在吼他了。却没有给翾楚一点点反应。

    没有反应的反应,绝对是让人抓狂的,此时翾楚就觉得十分抓狂,这个家伙不知道脑子袋里面正在盘算着什么,伤害自己的什么话?自己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每天和吕洞宾和师傅这样朝夕相处,任是谁也都会往不该想的地方去想吧,这可怎么办呢?

    翾楚本来也就呜呜假装哭一下,此时见萧天枢自己居然想得那样快,成为一个坏女人了,这样的自己可是相处接受不了的,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吕洞宾破天荒的递了一块发黄的白手帕,给翾楚试泪道“徒儿乖,莫要伤心,什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天塌下来还有师父顶着呢,干嘛这么伤心呢?不要与笑天说,这小子一般见识。就算是师父,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会误解你的,师父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不相信你!”

    翾楚泪眼模糊的看着,温柔的像是小心翼翼擦试着搪瓷娃娃般的吕洞宾,翾楚一把抱住师父,依偎在吕洞宾怀里,哭个没完没了!

    “呜呜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徒儿乖,呵呵,莫哭,莫哭,你再这样哭,师父的心都跟着碎了……”吕洞宾摸摸翾楚的脑袋,宠溺的语气,简直是让萧天枢不敢相信,一向活的像是演戏,说话都像配音的吕洞宾,居然,面对,爱哭鼻子的徒弟的时候,竟然温柔的不上话,这个样子简直是不像一个神仙的样子呀,这哪里还是尊贵的坐在那里四平八稳,玉树临风的大神仙呢,这分明就是一个对自己心爱的宝贝,温柔安抚的普通男人呀!

    萧天枢简直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居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,要是自己没有亲眼看到的话,听别人说起来的话,绝对不可能想象到会是这样一幅情景,这简直是跌破眼镜,颠覆了自己有史以来的三观呀。

    萧天枢张着嘴,都忘了合拢,一时间,觉得不好意思,觉得手足无措的反倒是自己了,那两个人反而是旁若无人,好像是一对闹了情绪的小情侣般腻歪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许是萧天枢的目光太过怨毒,犀利,总是看的某些人就有点不对劲了!

    吕洞宾果然发现了萧天枢的目光,便不自在道“呵呵,不哭了,徒儿乖,看看这还有外人在呢,你现在好歹也是师叔了,那人家是只看到岂不是有点丢人啊?好了,好了,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翾楚说“他想看就让他看呗,有什么了不起的,就算是我是个喜欢师父又怎么样呢?难道徒弟不能喜欢师父?”

    吕洞宾听翾楚这样说,虽然知道,这丫头,其实只不过是赌气才这样说的,但是心底里还是难免突突直跳。给翾楚擦泪的手的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!

    萧天枢说“笨蛋,祖师爷,怎么可能喜欢,你这样一个笨蛋丫头呢!,你胡思乱想什么呢?你可不是白牡丹,也不是红玫瑰,并没有什么绝世的容颜在,要才华有没有才华,笨的像个傻瓜一样,就别乱自作多情了!”

    翾楚说“萧天枢,你什么意思?,你这家伙是不是想要挑拨我和师父之间的感情啊?你看我们试图感情好就是怕师父对我好了之后就不好好教你啊,然后你就想要挑拨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,我告诉你你别说不爱人忙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我和师父的感情谁也挑拨不开!哼……”

    吕洞宾笑道“对,徒儿,莫急,你师傅也不是傻子呀,怎么可能受别人的挑拨离间呢?是不是有头脑有聪明的样子,怎么可能被别人一说两句就能拆散得了我们舌头之间的感情呢!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萧天枢说“那就好,既然是师徒,那就根本不能有男女之情,你们两个还不躲开点,干嘛还抱的那样近,又不是三岁小孩的徒弟,至于这样近距离的给擦眼泪吗?我都看不下去了,何况是别人要是被人看去,岂不是玷污了翾楚的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翾楚抢白道“要你管,你是闲事保长啊?我们师徒之间的事,要你管了!”

    萧天枢说“呵呵,我广告只不过,这件事情只有你吃亏,他可是名动天下,传的家家户户都家喻户晓的风流神仙,你怎么是他的对手,谁不知道吕洞宾喜欢的是白牡丹,你算什么?还有我问你天狼星君算什么?啊!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翾楚听见萧天枢质问自己,又听见天狼星君,心中一动,道“你喊什么喊?……”